西装捻发

楚路嗑爆,可逆不拆

[楚路]阿树爱上了阿奥

奥丁x世界树,精分路

世界树的枝干构成了整个世界,其有三条主根,第一根深入阿斯嘉特,根下有兀儿德之泉,每日诸神会聚在泉水旁边开会讨论。第二根是延深到“巨人国度”,其根下有智慧与知识之泉。第三根下有一条不断啃食树根的龙--尼格霍得。
日复一日,世界树的第三根已被它啃食殆尽,生意盎然的世界树枯萎了一半。世界树的一半仍然像往常一样,拥有着永恒不朽的生命,带着仁慈与希望,支撑着整个世界。而另一半是被啃食殆尽的一半,孕育着仇恨,绝望,残忍和无尽的悲伤。
四个四分之一的交易完成了,路鸣泽将自己的生命骨血全部融入路明非,从此路鸣泽消失了,路明非作为完整的世界树重生。

路明非感觉自己突如其来地成为了神,信积拉奶的同时,又觉得自己没什么不一样,依然是那个经常蹦白烂话的狗腿男孩。但是脑子里会时不时闪现出一些残忍的想法,这是路鸣泽意志的残留。
路鸣泽这个臭小子,什么都不告诉他。几千年前那次也是这样,被钉在十字架上,这次更是离谱,整个人都不见了,为我捐躯,奉献世界,你以为我会感谢你么?

想到这里,路明非深深地闭上双眼,眼泪从眼角渗出,滑落,流淌,延绵不绝。仿佛流淌着千万年的孤独与悲伤。尘封记忆被解锁,在千万年的时间长河中,可爱的故人逝去,忠诚的部下叛变,毁灭,重生,流亡,一切的一切......
仰天长叹一声,路明非缓缓睁开双眼,瞳孔里的金色如熔岩一般。此刻的祂,是神圣的世界树。
如今黑龙即将复苏,终于能手刃仇人。  只不过,奥丁这个不听话的东西,不知道他打着什么算盘。祂决定去找奥丁谈谈,谈崩了就做掉。
雷电奔腾,暴雨倾泻。路明非张开骨翼,仔细一看骨翼其实是由树枝构成的。路明非拔下一根,划开雨幕。空间撕裂,尼伯龙根被强行开启,祂踏进了奥丁的尼伯龙根。

走在这条暴雨中的高架路上,路明非想起了他的楚师兄。这条高架路埋葬了那个15岁有着迷路般眼神的男孩。说起来他这几天忙着复苏成神拯救世界报仇雪恨,都好几天没见到师兄了,心里甚是想念。待会见奥丁的时候一定要威逼利诱让他千万别打师兄主意。还有这整个做掉尼格霍得的计划得谨慎地瞒着,不能让师兄参与过深,不然以师兄这八婆的性格和宁可牺牲自己的大无畏精神,分分钟拿命去搏。路明非可舍不得师兄死掉。

祂步履从容地沿着高架路向前走,死侍群察觉到外来者,风驰电掣而来,却在五步开外止步。那是至高无上的君威,此尼伯龙根之主以上的威严。死侍们尖叫着嘶鸣着,爪子想奋力向前攻击,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原地颤抖,匍匐向下。
"来者何人?"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奥丁察觉到了异动。
路明非的眼底仿佛流动着赤金色的熔岩,祂仰起头,言语中带着愤怒:"是我! 我回来了! 奥丁,逆臣贼子,还不出来迎接 ! " 霎时间天地雷雨都微微震动。